首页 > 历史小说 > 抚宋 > 第五百九十章:展示

第五百九十章:展示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养个女鬼当老婆 重生八零:甜萌小娇妻 [HP]我们的世界 重生之钞能力系统 重生之小市民 染指成婚:宋少宠妻无度 重生80:军婚99次求婚 你是我的倾城时光 巨星总想抱大腿 医妃养成记

抚宋第五百九十章:展示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与两日之前只有萧定,张元,拓拔扬威相比,今日罗信面对的,却是济济一堂的西军高层。

这些人形状各异,肤色不同,服饰不同,甚至语言也各不相同,但这些人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身上的那股子彪悍的气息。

即便是身着文官服饰的那些人,腰间也拐着一把刀。

这两天闲遐时间在兴庆府里闲逛,罗信所见之人,几乎人人都带着武器,哪怕是妇人孺子。

但让罗信惊讶的是,不管是他看到的,还是从人们随后打探出来的消息,这兴庆府的治安,却是好得让人难以相信。

差不多可以算是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了。

这样的场景,曾是罗信理想中的国度具备的,

但连如今的新宋都城江宁府都是乱糟糟的,

罗信本来以为可称为君子之国的大宋都是如此,蛮夷群聚的兴庆府,必然是惨不忍睹,不堪入目的。

可现实却是连着打了他好几个耳光。

大概正如崔子喻所说的那般,兴庆府的闲杂人等,早就被驱逐出去了,能留在这里的,都是西军的心腹嫡系或者是利益相关者。

当然,也离不开西军的严刑峻法。

至今,整个西北之地,仍然是以军法治之。

而军法里头,最多的一个字,便是“杀!”

动辄便也砍脑壳的惩罚,估计也让那些想要生事的人得思虑一二了。

在民间,兴许只不过是一件小过错的事情,但跟军法一连接,罪名就有些恐怖了。

按理说,这样严厉的法度,必然是不能持久的,

弓弦需有张有驰,

绷得紧了,终是会断。

但这西北,军法治理如今已有十余载了,不但没有崩溃,这治安却是让罗信羡慕之极。

或者孝、德这些,还真不如法来得更有效。

罗信私下里暗自想着。

觉得回到江宁之后,当建议首辅试着改变一些东西。

“罗侍郎此来,是想让我等向你们投降吗?”一名脑袋中间剃得光熘熘油光发亮,边上却留了两砣头发,结成了辫子长长地垂下来的将领,一双牛眼瞪视着罗信,却是第一个发难了。

“不知这位......”罗信转身面向着这人,微微躬身,问道。

“本将黑山威福军司统兵将军野利奇!”

“原来是野利奇将军。”罗信微笑道:“久仰大名,如雷贯耳啊,临行之前,首辅还说,当年神堂堡之战,没有野利族长与细封族长两位的鼎力相助,便不可能击败嵬名合达,广锐军在神堂堡站不住脚跟,也就没有后来的西军了。可以说,神堂堡之战,是西军肇始之基。我家首辅对此念念不忘,总是说二位见识过人,勇武过人呢!野利将军在此,不知细封将军是那位,也让下官好好见一见让我朝首辅十几年来都不忘怀的英雄?”

一位头发花白,脸狭长,蓄长须的老将哈哈一笑,站了出来:“黑水镇燕军司细封阿大,见过罗侍郎!首辅之赞,让吾惭愧。”

野利、细封两族,当时在横山,只能算是小不点,与嵬名一族,仁多一族,拓拔一族相比,不值一提。当年他们参与神堂堡之战,可不是因为他们对广锐军高看一眼,而是迫不得已,不得不为。

当时在萧诚的策划之下,他们得罪了嵬名一族,不得不与广锐军联合拼死一战,否则,广锐军败,他们哪里还有好下场?身死族灭,那是妥妥的。

他们,比起仁多和拓拔两族更早地与广锐军联合到了一起。

当然,他们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。

虽然无法与仁多、拓拔相比,但现在两族都是各自镇守一方,成为了西北赫赫有名的人物。

萧家二郎,那个年纪轻轻却算无遗策,一步一步地将西北之地最大的族裔嵬合一族彻底地葬送掉的少年,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映象。

“罗侍郎,萧首辅的确与我们有很多交情,我野利奇也很承他的情,但公是公,私是私,萧首辅想让我们投降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”野利奇道。

“野利将军言重了,大家本来就是一家,何来投降一说?”罗信笑道:“当年萧总管兵出横山时,可是大宋西部行军总管!”

“此话倒也不假,可惜,当张超兵出横山,崔昂提十万大军相攻,总管便已经刀斩宋旗,自此再无瓜葛了!”张元澹澹地道。

“血浓于水,岂是能说断就断得了的?”罗信笑道:“当年昏君在位,奸臣当道,所以才有了这些不愉快的往事,如今新君甫立,贤相执政,第一件事,便是派我来诸位这里,希望能冰释前嫌,重归于好。”

“好一个不愉快!”拓拔扬威冷哼了一声道:“这三个字,却是让我西军损失数千勇士,耗费无数粮草。”

“好了!”上首的萧定挥了挥手:“这些陈年旧事,不说也罢。罗侍郎,你来之意,我们也很明白,但是如今我西军现状,你也看得很清楚。西军孤悬,面临强辽胁迫,多年征战,力疲穷敝,根本就无力与辽国抗衡。”

“新宋甫立,亦面临巨大的困难,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要联合在一起,共抗强敌,以自存图强!”罗信截口道。

“西军与辽人隔得太近,罗侍郎可能不知,辽人已派耶律敏任西北招讨司总督,其剑指何方,一目了然,如今辽使正在来兴庆府的途中,想来一言不合,耶律敏便会全面进攻,而在弦雷寨,辽军主力虽去,但偏师犹存,东受降城,如今仍在西京道耶律环掌控之中。”张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相比起萧首辅的空口白牙,辽人的威胁却是迫在眉睫。”

“长史欲向辽人屈膝耶?”罗信反问。

“非也,但也不能与宋人结盟呀,否则惹怒辽人,大举来攻,敢问萧首辅拿什么来救我们?用嘴吗?”张元道。

屋内顿时哄笑起来。

“宋国如今连曲珍、刘豫这些反叛者都无法击败,如何击败辽人?”拓拔扬威道:“罗侍郎,让我们西军独立应对辽国,委实无能为力,我们能做到中立,已经是极限了。”

“唯先自强,方能后盼外援!”罗信冷笑:“刘豫、曲珍跳梁小丑,不日我大宋军队必殄灭二贼,光复河山。”

“如何自强?”拓拔杨威追问。

“罗某此来,正是奉了首辅之命,为西军送来军国利器!”罗信向上首一拱手:“萧总管,下官随从已在外候命,还请总管移步殿外一观!”

萧定微笑着扫了诸人一眼,道:“好,那便去看一看,我那二弟为我送来了什么好东西。”

众人随着萧定来到殿外,罗信的数十名随从,却是带着十来口大大小小的箱子等在了外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寒门小神医 开局截胡五虎上将 皇朝青甲 御兽巡天 绝品驸马爷 大秦帝师 无敌小师叔 奋斗在新明朝 一品首辅 调戏大宋
返回顶部